首页 > 教育 > 新闻

三位老师

时间:2020-09-15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每个人的成功都与他的努力密不可分。但有时候所遇到的好老师的影响,也会让人一生受用不尽。在成长中,有许许多多的老师给了我帮助,为我的人生增添了动力。

  可以说,我小学之初遇到的老师大多严厉,是以,那些日子里我一直害怕老师。小时候父母常说我上学积极,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我之所以积极,是害怕迟到或回答不上问题时被老师批评或是让我放学后留在教室背书。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从外地调来一位姓彭的老师教五年级。彭老师来后,我看到他订了许多《故事会》《章回小说》等极为好看的杂志,便去找他借,他第一次就非常爽快的借了。后来每次找他都能看好看的小说。一来二去,他就对我非常熟悉了,有什么好书,也总会在自己看完后第一时间借给我。正是在那些日子里,没钱买书的我看到了《西游记》《三国演义》等一大批读物,以及玉姣龙的故事等,这对我阅读兴趣的养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上小学五年级时,我所在的那所学校分来了两位年轻教师,一位姓杨,一位姓董。两位老师中,杨老师当了我们的班主任,他态度和蔼,脸上总带着微笑,十分关心学生。由于从小遇到的老师大多严肃,所以,当看到新来的杨老师对学生极好时,学生倒反对他更加尊敬。他上课的时候,班上从没有一丝声息,而下课后,学生们却从不怕他,与他玩到了一起。董老师教另一个班的功课,他生性好动,常与我们在一起打篮球,甚至和我们一起打玩架。记得他最爱用“扫蹚退”对付我们,将我们几个人的进攻轻轻化解。有时候,我们一群学生还会在操场上蜂拥而上,抱住他的手、腿、腰等,让他彻底没有了反抗能力,这样的师生感情,在现在的确是难找到了。

  杨老师和董老师调来后,因他们俩和彭老师都较年轻,学校的气氛变得更加活跃。当时我是住校生,每天下午回家吃完下午饭后,我们便赶到学校,或在老师们的指导下学习,或是与老师们在球场上奔跑,或是一大伙人打闹一阵。那时候,住校的学生大多贫穷,到了晚上便嘴馋得要命。于是,肚子饿时,我们便会从教室上空的横梁上揪下一包同学们种的干苞谷剥了煎吃。并且大多数时候,三位老师还会把他们做饭用的猪油舀来给我们放在苞谷上,再放上盐巴,这样煎出的苞谷又香又脆,味道美极了。苞谷煎熟后,三位老师也常常与我们围在火塘边,一边吃着苞谷一边给我们讲山外的见闻,讲他们的成长故事;而我们,就讲些村子里的传奇,山中的各种动物和植物。在那样的火塘夜话中,夜在不经意中变深。

  多年后,当事业初成的我们在城里与其他老师一起聊天或吃饭时,我常想起小时候老师与我们吃油煎苞谷时被火苗映红的脸,以及油煎苞谷的清香……

  在后来的岁月中,杨老师任了我所在那个乡的教办主任,董老师成了我初三时的语文老师,他们对我都很好,我也因他们的关心支持而成绩很好。1994年考上大学后,因家里无钱供我上学而到处借钱。最终,又是杨老师帮助了我,他不仅多次带我去借贷款。而且有一次,在一下子还拿不到借款的情况下,杨老师在自己刚换了衣服去运动没有带钱的时候,硬是从同事那里借了几十元钱给我做路费。

  工作之初回到老家时,我还经常可以见到三位可敬的老师,但后来,由于他们也各在一方,见面就非常困难了。记得有年回家,想请老师在一起吃顿饭聚一下,可只约到了董老师;后来,杨老师带着女儿到芒市时,我们终于相聚了一次,见面时大家都非常开心。前年回梁河县城,几个同学相聚,又一次见到董老师,大家都非常惊喜。那天,我还发现,当我们都已经开始长出白发的时候,洒脱的董老师,看上去仍然非常年轻,这也让作为学生的我非常欣慰。倒是彭老师,这些年都很少见到,让我时不时地想起他。

  成长的过程中,我一直都想长大了好好地报答遇见过或教过我们的好老师,可是长大后才发现,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就是每年见老师几面都十分困难。老师们对我们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还不清!( 杨清舜)

责编:刘自明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